躁鬱少年37號-

专注一八

【一八】了断

☆糖
☆写的非常不顺但还是硬着头皮写完了
☆渣文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//////

  从北平回来以后,张启山身边多了个古灵精怪的尹新
月,却少了个唠唠叨叨的齐铁嘴。

  其实张启山心里很清楚,为什么那个总爱上府里蹭吃蹭喝的齐铁嘴像是突然人间蒸发了,千请万请也请不来人;他更清楚,为什么耳边没了齐铁嘴的碎碎念时,自己心里总是空落落的。

  按理说,张大佛爷身为九门之首,又是长沙城的驻防官,自然懂得要将喜怒之情藏在一张冷峻的面具之下,以树立自身的威严。可偏偏遇上齐老八时,他的喜怒哀乐是一丝一毫也藏不住的。

  齐铁嘴说话时,张启山一定要侧过身去盯着他的脸,眉眼间还带着几分笑意;齐铁嘴因胆小怕事而求饶时,张启山总是忍不住扬起嘴角,露出浅浅的梨涡,笑的像个天真的少年;齐铁嘴在斗里遭遇危险时,张启山脸上写满了担忧与惊惧,往往一个箭步窜到齐铁嘴身边护他周全……

  所以,伶俐如尹小姐,当她扒着佛爷卧室门框瞅见佛爷满脸的烦躁时,心中也明白了七八分。
  “我得想个办法。”
  尹小姐眼珠一转,当下便想出个绝妙的主意。

  花开两朵,各表一枝。
  齐铁嘴几日没去张大佛爷府上拜访,心里着实惦记。可毕竟佛爷身边有了尹小姐,自己也不便常去叨扰。更何况……
  齐铁嘴一想到尹小姐小鸟依人地挽着佛爷的画面,心里就一阵阵的泛酸。

 
  “八爷,尹新月尹小姐求见。”
  齐铁嘴心下一惊,出了什么事儿让尹小姐亲自前来拜访?虽然心里有些抵触,但齐铁嘴不敢怠慢,整了整衣服便硬着头皮去见客。

  “八爷,近来可好?”尹新月笑意盈盈的盯着八爷,却让他有些脊背发凉。
  “有劳小姐费心了,齐某最近过得也算安稳。”
  “哦……可是我最近却有一个烦恼。而且这个烦恼,怕是整个长安城里只有八爷您能解决。”
  “哦?尹小姐不妨说来听听。只要是齐某人我能做的,必定全力以赴。”
  “这事儿说来也简单,就是张启山晚上入了梦时总是唤着八爷的名字。”尹新月云淡风轻的说着,一双扑朔的眼睛闪过几分狡黠。
  “哎呦尹小姐,这玩笑可开不得啊!佛爷这人最仗义,想着老八我一介书生没什么本事,平日里便对我百般照顾,只是为了保他兄弟一条小命啊。老八我从前粘着佛爷也是想在关键时刻替佛爷挡下灾祸,不敢有何非分之想啊!尹小姐,您就饶了齐某吧!”
  尹新月看着齐铁嘴哭丧着脸就要跪地求饶的窘态,差点笑出了声。
  很好,齐铁嘴已经上钩了。尹新月心中暗喜,却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表情。
  “八爷,您和我说这些没什么用。我看倒不如这样,您随我去佛爷府上,亲自与他做个了断。这事也就算解决了,我才能放心与张启山成亲。”
  齐铁嘴还想反抗,涌上嘴边的那些推托之辞被尹新月一眼瞪回了肚子里。于是齐铁嘴只得不情不愿的被拖上了车。

  到了佛爷府,齐铁嘴被尹新月硬拖着往里走,可去的方向却不是会客厅。
  “尹小姐,咱这是去哪儿?”
  “去哪儿?当然是去张启山卧房了。”
  “这,这可使不得啊尹小姐!派个下人去把佛爷请出来不好吗?”
  “怕什么!都是张启山的地盘儿,在哪儿不都一样!”尹新月头也不回,只顾拉着齐铁嘴往佛爷卧房走。
  齐铁嘴怎么也不明白,比他矮了一头的尹新月是怎么拖动他这个大男人的。
 
  该来的总会来的。
  齐铁嘴看着沙发上那让他日思夜想的人——他好像刚结束公务回来,军服的外套被随手扔在沙发背上。他上身只有一件单薄的衬衣,领口处解开了三颗扣子,锁骨若隐若现。他应该是乏了,靠在沙发背上小憩,眉头却紧锁着,还在为什么事而烦恼……
  这画面引得齐铁嘴一阵心悸。
 
  张启山察觉到了门边的动静,睁开眼见是八爷,眉头一下子舒展开来,一个笑容绽放在脸上,方才的疲惫也一扫而空。
  然而这个笑容一瞬即逝,下一秒,他便怒目圆睁,大跨步来到八爷面前。
  “老八!”
  齐铁嘴吓得一个哆嗦。
  “这几天你为什么躲着我!”张启山额头上爆出青筋,抡起拳头,打在齐铁嘴身后的墙上。
  齐铁嘴从没见佛爷发这么大火儿。若这火是冲别人发的,齐铁嘴定会在心里算算这人能否留个全尸——可偏偏这火气是冲自己来的。
  “佛爷,我哪敢啊!我心想着您刚从北平回来,旅途劳顿,便不想扰您歇息。更何况您还接了尹小姐回府,自然是要商讨婚礼事宜,我更不能来添乱啊!”
  “婚礼?我何时说过要与尹新月成婚?”
  “佛爷您是没说过。可这长沙城里早就传开了,说是张大佛爷从北平领了个富家千金当夫人呢!我齐铁嘴算了一卦,卦面上说您二人命里有缘,是天造地设的一对,郎才女貌,羡煞旁人啊!”
  “我早就说过,我的命是用来破的。”张启山语气缓和下来,一双淡然的眸子将齐铁嘴的窘迫尽收眼底。
  “可是佛爷,我怎么敢来破您的姻缘啊!”
  “哦?那你的意思是,再借你几个胆子你便能破了我的姻缘?”
  “不不不……佛爷你误会了,我没那个本事,没有没有……”
  “你有。”张启山的语气突然变得十分笃定。
  “您……说什么?”
  “我说,如果你不想我与尹新月结连理,我便不结。只要你一句话,我张大佛爷就愿意立刻亲手斩断自己的姻缘。”
  齐铁嘴一时失语,只怔怔地盯着眼前这俊俏的脸。可只盯了一会儿,齐铁嘴的脸就开始发热,心跳也莫名的加快。
  张启山看着对方这勾人的可爱模样,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,于是将眼前人一把揽入怀中,吻上了对方的唇。
  “佛,佛爷!”齐铁嘴的脸变得通红。尹小姐要求他做的事早已被抛到脑后,现在的他,只想早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。
  他的手向后探去,摸到了卧室的门把,却怎么也打不开门。
  “没有用的。尹新月把门堵上了。”佛爷一脸坏笑,“看来八爷今晚只能在这里过夜了。”
  “这……佛爷,你叫尹小姐把门打开,我盘口里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办……”
  “有什么事情比咱俩的事儿还重要?”佛爷挑眉,一下子把齐铁嘴横抱起来,向床边走去……
  到了这个地步,齐铁嘴干脆放弃了挣扎。
  反正这种结局本就是他一直以来所盼望的。只是以前,对这份感情,他不敢想,更不敢提。
 
  齐铁嘴的转变让张启山甚是欣慰,可他心里也在犯嘀咕。他知道尹新月机灵,可没想到自己的心思能被她猜的这么透。
  张启山决定以后要换个态度对待这个“知己”了。

  张副官拿了一叠公文想给佛爷送去,谁知道竟被尹小姐在半路拦下了。
  “没有我的命令,谁都不能在明天早上佛爷出来之前挪开他卧室门前的柜子。”
  “哦,好……”虽然尹小姐现在不是尹夫人,但张副官还是不敢不从,“可是,佛爷为什么要等到明天早上才出来?”
  “唉,你还是太年轻了,以后跟尹小姐我多学着点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

 

渣渣第一次写文

同人文处女座献给了一八_(:з」∠)_一八也是我混各种圈最喜欢的一个cp了('◇'`)虽然是因为剧里一八太甜才萌上的,但我的确更喜欢虐文←_←小学生文笔,希望大家能读出我对一八的爱😂

【一八】八爷临行前

“我齐八爷向来孑然一身,仙人独行,凭一张铁嘴行遍天下,用不得他人帮衬,也不愿被他人牵绊。可唯独这张大佛爷,是值得我齐八舍命的人。只因我这命,本就是佛爷给的。”

“如今佛爷遇见了尹小姐,这是天定的姻缘。我为佛爷算了一卦,这尹小姐是佛爷命里的贵人,日后会为佛爷消灾解难,助佛爷官运亨通。二人儿孙满堂,携手一生,是一对神仙眷侣啊。”

“此后我也不用粘在佛爷身边替他改命了,这是我的一大幸事。毕竟这逆天而行的事,违背祖训不说,是会损阳寿的啊。齐家一脉单传,我还琢磨着多活几年,娶个漂亮媳妇儿,生个大胖小子,再把这奇门八算的诀窍传下去,也算对祖宗有个交代了。”

“既然我在这长沙城唯一的牵挂已经了了,便也没有再待下去的理由了。我这盘口也小,废了虽然不舍,但也不算可惜。算命的营生,走到哪都能有口饭吃。”
“我离开的这件事,不必告知佛爷。他要是知道了,也劝他不要来找我。既然已经得了良缘,过往的那些孽缘还是早日散了的好。”

“对了张副官,我将我那头小毛驴拴在了老茶营。毛驴脖子上挂了一对铃铛。你将它作为贺礼送给佛爷和尹小姐。这对铃铛是个好物件,是为恩爱夫妻逢凶化吉的灵物。这是八爷能为佛爷做的,最后一件好事了……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在下想再解释一下那个铃铛_(:з」∠)_铃铛的设定其实是能为相爱的两人消灾。所以第一次下矿山时,八爷牵了毛驴挂着铃铛,是因为八爷知道此行凶险,想借铃铛消灾。但前提是佛爷心里爱着八爷。然而结局是佛爷受了伤,说明铃铛没有起作用……所以八爷从那时候就知道佛爷不爱自己……